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林爸爸脸上的笑容更深,对唐俊杰这个女婿更满意了,他从来就没希望女儿嫁多有钱的人,只要那人对女儿好,照顾女儿,疼爱女儿即可。

  半年前女儿突然告诉他与妻子,她和穆野分手了,他与妻子吓了一跳,急忙追问原因,女儿哭着说两人不合适,他与妻子都不信,自己的女儿什么性格自己岂会不了解。还想追问,见女儿哭的伤心欲绝,他与妻子心疼极了,即使心中再多的疑问也没再追问,第二天女儿留下一张字条说要去英国投奔表哥,就不见人影。

  打电话询问她在英国的表哥,得知确有此事,女儿有和她表哥联系,他与妻子才没立刻买机票追去英国。

  谁知,不到一个月女儿就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与妻子,她要结婚了,对象是个英国人,婚礼也在英国举行,并奉上了机票让他与妻子,儿子去英国观礼。

  见到唐俊杰,他与妻子都愣怔了好半天,知道唐俊杰的身份后,他与妻子又非常担心,如何都想不到,那样一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要娶他们的女儿。得知唐俊杰是二婚,他心中有些不平,女儿是他捧在手心呵护长大的宝,那么好,怎么就嫁了个二婚男,即使他再有钱有势,他心中也不是很舒坦,更别说他还有个十岁的儿子。

  定督懂事乖巧,甜甜的喊女儿妈妈,女儿介绍了他与妻子,定督又一口一个外公外婆,把妻子哄的找不着北,对女儿婚姻的担忧渐渐散了,他也稍稍放些心,至少,女儿和定督会相处的很好。

  婚礼很盛大,英国所有的贵族都到了,证婚人还是女王陛下,他与妻子没有觉得自豪,心中还有些担忧,担心女儿在唐家过的不好,却又无能为力。

  如今,唐俊杰肯屈尊降贵陪女儿回娘家,又见父子俩对女儿呵护备至,他是真的放心了。

  所有人坐定,林爸爸让林妈妈去拿来他正藏多年的好酒,给唐俊杰倒了杯酒,唐俊杰赶忙站起身,他示意他坐下,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举着杯子对唐俊杰说:“俊杰,老实说,我一开始不看好你和叶子的婚姻,你们认识的时间太短,家世背景差距太大,结婚可能只是仓促的决定,并没有长远打算,可你用事实向我证明,我错了,把叶子交给你,我放心,来咱俩干了这杯。”

  “爸……”林之叶眼圈发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一直不知道自己还让父亲如此操心着,真是不孝。

  “谢谢爸爸将之叶交给我。”唐俊杰慎重的跟林爸爸碰杯,喝了杯子里的酒,放下酒杯,对林妈妈点了一下头,大手握住林之叶的手,对她说:“我理解爸爸的心情,我们以后要是能有个像你一样善良乖巧的女儿,我也会对她诸多的不放心。”

  林之叶脸一红,他怎么突然对她说这种话,弄的她都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

  “我也会喜爱妹妹,照顾妹妹。”蓝定督眉开眼笑的表示,爹地和妈咪是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孩子了,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爸爸和妈妈身上。

  “如果是个弟弟,他会和你抢家产,你还喜爱的起来。”不识相的声音出自蔡晓芸之口,林之叶作做的样子让她非常不爽,加之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唐俊杰不是一般人,家底一定很丰厚。

  说白了,她就是见不得林之叶过的比她好,这才抢了穆野。

  听了她的话,穆野沉了沉,当自己不存在。

  林爸爸促起眉头,林妈妈脸色白了白,二老都知道唐俊杰的家世,蔡晓芸的话虽不中听,却也是事实。

  林之叶不在乎唐俊杰的家产,她喜欢定督,定督叫她妈妈,她是真心将定督当儿子,甚至都没想过自己和唐俊杰会有其他的孩子。

  “我为什么要和弟弟抢家产?”唐俊杰还没开口,蓝定督先奇怪的问蔡晓芸,仿佛将她的话听进了心里。

  “不是你和他抢,是他和你抢,你是哥哥,家产理应是你的,孩子,你还小,不知道家产的重要。”蔡晓芸一副怜悯的口吻,心中却在窃喜,她要的就是林之叶和这个孩子离心,最好能让这个孩子恨林之叶。

  唐俊杰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决定不开口,定督自会让对面那女人哑口无言,他松开握着林之叶的大手,拿起筷子给林之叶夹菜。

  林之叶有些担心定督,怕他被蔡晓芸欺骗。

  穆野好整以暇的看着定督,那孩子给他的感觉,可不像是那么好拐的。

  “家产真的很重要吗?”蓝定督非常苦恼的提出疑问。

  “非常重要。”蔡晓芸肯定的点头,她等着看这孩子哭闹的好戏。

  蓝定督点了点头,忽然从椅子上滑下来,走到唐俊杰和林之叶中间,很是慎重的说:“爸爸妈妈,爹地在你们结婚的时候,以奖励我为名,将蓝氏集团过在了我的名下,我现在是蓝氏集团的总裁,长大后管理蓝氏集团都很忙了,顾不上唐氏集团,你们要快点给我生个弟弟,不然我会过的很辛苦。”

  一句话落下,所有人都安静了。

  林爸爸林妈妈错愕的无法反应,他们无法消化定督话里的意思。

  林之叶对商场没概念,她所关注的是定督让她和唐俊杰快点给他生个弟弟,脸颊微微发烫。

  蔡晓芸不屑的哼了声,对蓝定督的话她压根信,蓝是集团她知道,却不心一个十岁的小孩会是蓝氏集团的总裁。

  穆野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那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孩子,他也是商场打拼的人,自然知道蓝氏集团,也曾经亲耳听蓝氏集团现任总裁,蓝锦曾经说过,他现在是为儿子打工,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可他想不明白,唐俊杰的儿子怎么也是蓝锦的儿子。

  “放心,爸爸没有蓝锦那么不负责人,你还这么小就将蓝氏集团丢给你,也不想想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压力。”所有愣怔的人里,显然不包括唐俊杰,他抬手抚了抚儿子的头,然后对林之叶说:“不过定督说的对,我们的确要快点给他添个弟弟或妹妹,他一年只有两三个月来英国陪我们,等他学业忙了,陪我们的时间就更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