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其中一个女仆支支吾吾的说,“少爷,我刚才看到她在后花园角落里练射击”

    “射击?她会吗?”夜景天慢慢会想着,苏裙之前训练场里也是天练习

    说完,夜景天就去找苏裙了

    苏裙在后花园射击动作很快,手上摸得出血,她就是想这样,手疼了心就不疼了,不会想那么多了

    苏裙手上都是血痕,地上都是点点滴滴的血丝,眼神都是凶狠的,好像是谁都不能惹她一样

    夜景天看到了,立马让佣人拿过来绷带,给苏裙的手消消毒缠上了布

    “别管我!走开”苏裙甩开夜景天的手,恶狠狠的说“你个卑鄙小人!”

    “我不卑鄙,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爱你”夜景天说

    “我不爱你,求你放了我弟弟”苏裙无奈的说

    “我要等你爱上我才可以”夜景天摸了摸苏裙的头,嘴角扬了起来

    这让苏裙恶心至极!她以前明明和“正擎陌”关系那么的好,他现在真的变了,也有身份了!一切都变了

    苏裙无法接受他,更不愿看到他

    “我要见我弟弟”苏裙直接开口了

    “苏裙,我说了现在不可以”夜景天说“今天带你散散心,轮船上游游”

    “我不去,我更喜欢你自己去,要么我自己去”苏裙不屑的笑一声

    “给你个机会,你说服我就可以自己去,不过你别忘了你弟弟”夜景天警告她

    苏裙当然不会忘记她弟弟,她也不可能跑的,她只想暂时离开夜景天视线,不想看到他!

    “你要让我做什么?”苏裙说

    “不用很过分,满足我一点点就可以”夜景天磁性的声音说这

    苏裙没有说话

    此时夜景天就说“像昨晚你亲我一样,这次地方不一样了,是这里”

    夜景天两只手指碰了碰苏裙的嘴巴

    苏裙嫌弃的转了一下头,“我不会那样做”

    “我教你”夜景天说完,没等苏裙同意就贴上了苏裙的嘴片

    “唔!”苏裙猛地在夜景天胸膛上打了一拳

    夜景天往后推,还握住胸口说“力气还是这么大”

    “没经过我同意不准碰我!”苏裙说到

    夜景天对刚才吻的很满意,她的唇很软很甜,满足的说“我可以让你自己出去一天,但你要知道分寸”

    “好”苏裙爽快的答应了

    ————————

    此时

    北顾城借酒消愁,看着他和苏裙的戒指,莫名的很想很想她,但是自己实力不够强大,他不知道苏裙为什么放弃了

    醉醺醺的想睡也睡不着,将酒瓶子摔得稀碎

    “苏裙,我可以一直陪着你,但我要保护你的安全”北顾城不知道再说些什么,突然起身

    带着情绪骑起了机车,管家仆人都拦不住他,他开的飞快

    苏裙正在一个街头表演杂技的地方停下了,那里正好有素描画具,苏裙画了一张她男装的画像,后面加了一个字“北吴生,我很想你”

    最后交给了表演杂技的老人说“如果有一个男人,他想要这个画像,老人家你就问他胎记是什么形状的,他如果说枫叶,你就将这副画给他”。

    苏裙只能坐到这里,有缘,北顾城会拿到这副画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