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

系列回放:狐王宫后花园,狐族王后带着八个小女儿在玩耍,王后的怀里抱着个襁褓,看着八个女儿在一旁玩耍,十分欢喜……

……

王宫里火光四起,喊杀声阵阵,人声喧杂,伴随着凄惨的嘶喊声。

八个小公主陆续惊醒,恐惧地躲在一个角落里,大公主忙安慰道:“别怕,大家别怕……”……

这时,却见大门突然推开,狐王后抱着九公主,带着奶娘奔进来,急道:“秀儿,秀儿……”

小公主们大喜,忙喊道:“母后,母后……”连忙奔过去……

狐王后放下心来,忙道:“还好,你们都在这……”

大公主疑惑道:“母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啊?是不是有人打架了?”

狐王后犹豫了下道:“孩子们别怕,是外面来了一些坏人,你们父王正在对付他们,母后一会要去帮着对付坏人,你们乖,先跟着奶娘躲进密道里,知道吗?”

大公主疑惑道:“母后,我们为什么要躲啊,难道坏人很厉害,父王母后打不过他们吗?”

狐王后一愣,忙道:“不,不厉害,父王母后比他们厉害多了,但是呢,母后怕他们会闯到这里伤害到你们,而我和你们父王又不能分身照顾你们,所以呢,你们要先躲一下,等父王母后赶跑了坏人,再接你们出来,知道吗?”

大公主恍然大悟,忙道:“母后,你和父王一定要赶跑坏人,接我们出来。”

狐王后眼睛一阵湿润,忙道:“嗯,母后答应你们,好了,你快抱着妹妹带着妹妹们跟奶娘进密道,记得一定要抱好妹妹。”说着把还在襁褓中的九公主交给大公主。

大公主忙接过道:“母后放心,秀儿一定会照顾好妹妹们的。”

狐王后含泪点头道:“嗯,这才是我的乖孩子。”忙走到一边扭动墙上一个开关,一边地底下便“嘎嘎”地露出个密道入口来,忙道,“奶娘,孩子们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好她们。”

那娘娘忙道:“王后,您就放心吧,奴婢就算粉身碎骨,也会照顾好小公主们的,快,大家快进去。”说着带着小公主们进密道。

小公主们都很不舍,不断回头喊道:“母后,母后……”

狐王后一阵悲伤,突然叫住道:“等等……”

大公主走在后面,忙回头道:“母后?”

狐王后奔过去紧紧抱住大公主,不舍道:“孩子……”眼睛不禁流了出来。

大公主疑惑道:“母后,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狐王后忙道:“没,没什么。”忙擦去眼泪,推开大公主,从怀里掏出颗珠子塞到大公主手里,嘱咐道,“你把这个带上,要保存好。”

大公主一惊,忙道:“嗯。”

狐王后哽咽道:“秀儿,记得,要好好保护好妹妹们,知道吗?”

大公主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母后,你怎么又哭了?”

狐王忙擦去眼泪道:“没,没有,母后这不是哭。”

大公主疑惑道:“你明明就是哭了嘛,你怎么骗秀儿。”

狐王后强笑道:“没,真的没有,你们快走吧,母后要去帮你们父王对付坏人了,你们一定要保重。”说着强忍伤痛,退了出来,伸手去按动墙上的机关,地道门“嘎嘎”地合上。

小公主们急喊道:“母后,母后……”却被奶娘拦住。

狐王后站在紧闭的地道口,痛苦道:“再见了,孩子们……”忍痛一挥,“轰”地一声毁去墙上机关。

一会,狐王后擦去眼角泪水,右手一抓,手里便变幻出一把弯刀来,毅然走出门口,带着众兵将往前面去,前面的喊杀声却越来越近……

二公主站在奶娘身边默默看着,一阵惊恐……

……

小公主们恐惧地跟着奶娘跑着,大公主抱着九公主跑在前面。奶娘在后面断后,不断催道:“快,快点……”后面的声音更大了,隐隐还有火光传来,小公主们更是惊恐……

大公主抱着九公主在前面跑着,突然“啊”地一声,一脚踩空,抱着九公主便向着山下直滚下去……

众人大惊,急道:“大公主……”

“姐姐……”奔到前面一看,却见下面黑漆漆的一片,深不见底,小公主们惊得哭出来,哭道,“姐姐,姐姐……”

奶娘一阵悲伤,见后面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急道:“别看了,快走,没时间了……”赶着惊恐的小公主们往另一条路上跑去……

……

妖界一处树林里,小公主们围住奶娘,眼神兀自惊恐不已。

奶娘看了看二公主,悲声道:“二公主,大公主不在,这里你最大,最懂事,你要做好榜样,好好带着妹妹们,将来为大王王后报仇,知道吗?”

二公主看了看众妹妹,犹豫了下小声道:“奶娘,我怕……”

奶娘急道:“怕?你怕什么?你不能怕,你害怕的话怎么带好妹妹们,怎样替大王王后报仇?你要坚强,这样才对得起大王王后,知道吗?”

二公主一惊,看了看众人,犹豫了下,咬着牙点头道:“嗯。”

……

妖界,一条河边。

二公主丧礼进行着,大堆的柴火在河边噼里啪啦地熊熊燃烧着,二公主的尸体安然放在柴火堆上,安静而美丽。

众公主和奶娘、麒麟站在一边看着悲伤不已,伤心哭泣……天色逐渐暗淡下来……

上午,京城洛阳教场。

台上帐中,中间宝座空着,下首两边是空着的座位,对着的教场上,整齐排列着武试前十名武生和王公大臣、各国使者,新科进士,教场外,围着众多看热闹的百姓,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力士、小鱼挤在人群里,力士欢喜道:“今天人这么多,比试一定很精彩……”

这时,却见一个小太监走到台上中间,高声宣道:“皇上驾到。”

众人一惊,忙转身看去,却见武则天在仪仗簇拥下从一边出来,众人忙跪下山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使者躬身行礼。)

武则天走到宝座前坐下,看了看众人抬手道:“平身。”

众人山呼道:“谢皇上。”�O�O�@�@地站起来。

武则天吩咐道:“赐坐。”

那小太监高声道:“皇上有旨,赐坐。”

众人忙躬身道:“谢皇上。”众大臣、新科进士走到左边坐好(新科进士在第二排),使者在右边坐好,却是吐蕃长公主、王子,新罗两位公主,契丹王子等。

武则天微微一笑,对使者道:“各位贵宾远道而来,幸苦了,在京城生活得还可以吧?”

众使者忙道:“谢皇上款待。”

达尔赞笑道:“当然可以了,特别是贵国的美酒,特别好喝。”

武则天笑道:“嗯,好,那等王子回国之时,朕便送你几坛皇宫珍藏的陈年好酒带回去慢慢品尝。”

达尔赞大喜,忙道:“谢皇上。”

武则天点头道:“嗯……各位贵宾,大周有什么招待不到的地方,还请各位贵宾多多包涵。”

各国使者忙拱手道:“客气,客气。”

“皇上您太客气了。”

……

武则天点头道:“嗯。”随即转身对一边的兵部尚书罗大人道:“比试可以开始了吗?”

罗大人忙出列躬身道:“回皇上,进入最后决赛的十名选手已经准备完毕,就等皇上您宣布开始了。”说着递上一卷文书道,“皇上,比试名单都在上面了。”

武则天接过来看了下点头道:“嗯,那就开始吧。”

罗大人躬身道:“遵旨。”走到中间高声宣道,“大周武状元比试决赛正式开始。”话音落下,一边两排军号、锣鼓齐鸣,声势浩大……

一通过后,罗大人大声宣道:“第一场,由王大锤对阵西门血。”

话声刚落,便有两个一身劲装的汉子策马奔出,齐齐奔到当中,坐在马上对着武则天一拱手,便策马散开,摆开招式,凝神对峙……

在众人的凝神等待中,二人发一声喊,拍马冲锋,兵器交接,闪出阵阵火花……众百姓齐声呐喊,好不精彩

……

“第二场,由罗仁对阵吴耀祖。”

……

随着罗大人的依次宣布,比赛继续进行,好不激烈。

众人看着,长公主若有所思的样子,吐蕃王子不禁也有些忐忑……武则天察言观色,看着众使者神色略有佩服之意,很是欢喜……

这时,罗大人出来宣布道:“下面进行最后一场,谁胜出便是今年的武状元。”

众百姓发一声喊,两个进入最后比试的选手坐在马上,手执铜锤长枪,好不威风……

这时,罗大人继续道:“最后一场,由王大锤对阵廖一枪。”

众人发一声喊道:“好,好……”

王大锤、廖一枪策马走到场中,对着武则天拱了拱手,随即策马走开,凝神注视……齐齐拍马攻了过去……

场上马蹄铮铮,尘土飞扬,呼喝呐喊,兵器相接,好不激烈……

最终,廖一枪力竭,被王大锤一锤打落马下,廖一枪狼狈站起,拱手道:“王兄英勇不凡,在下甘拜下风。”

王大锤拱手道:“承让。”目送廖一枪垂头丧气走出场外,一阵激动,策马绕着教场奔跑,挥舞着大铜锤,接受百姓的欢呼,好不威风……

武则天微微一笑,对使者道:“各位贵宾,献丑了,献丑了……”

长公主道:“贵国人才济济,勇武异常,敝国真是佩服,佩服。”

突厥王子和新罗公主也附和道:“佩服佩服。”

武则天一阵欢喜,谦虚道:“见笑了……”

这时,达尔赞突然站起来大声道:“慢着。”

众人一惊,长公主忙扯了下达尔赞,达尔赞却不理。

武则天疑惑道:“王子有什么问题吗?”

达尔赞冷笑道:“这十个人的功夫,表面看着威风凛凛,但是,依本王子看来,也只是花拳绣腿,根本没什么用。”

众人一惊,皆议论纷纷,武则天不满道:“那依王子看,什么才不是花拳绣腿呢?”

吐蕃王子伸出右拳握得咯咯直响,得意道:“本王子这只拳头,就能轻而易举地打败你们大周的这个武状元。”

众人一惊,议论纷纷,武则天一阵尴尬,犹豫道:“这……”

达尔赞冷笑道:“皇上如果不信,就让本王子和他比试比试便知。”

武则天惊讶道:“比试?”

达尔赞点头道:“正是,不过,如果你们大周要是怕输的话,不比也罢。”

武则天一阵犹豫,这时,张柬之站起来躬身道:“启禀皇上。”

武则天忙道:“张卿家,你以为如何?”

张柬之躬身道:“回皇上,我大周子民千千万万,勇武之人,也多如牛毛,王子若要比试,试试原也无妨,不过,要是王子比输了,恐怕扫了贵宾的面子,此实在是有违我大周待客之道。”

武则天点头道:“嗯,张卿家所言极是,那王子……”

达尔赞急道:“要比就比,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说着一拍桌子,桌子便啪一声拍了个稀巴烂,纵身朝外射出,几个纵跳,抢过场边一匹马,拿起一边武器架上的一对大铜锤,挥舞着策马拦住那王大锤。

王大锤一惊,忙道:“来着何人?”

达尔赞笑道:“吐蕃达尔赞王子是也,受我一锤。”说着不由分说挥锤当头砸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