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2个新闻事件,矛头直指血族。

所有舆论,所有证据,所有评论,均对血族极为不利。

这个隐匿千年,底细鲜为人知的阴暗种族,带给世人都是最邪恶的观感,此刻露出的獠牙,让人们想起的是不寒而栗的画面。

一时之间,关于血族的话题,成了新闻追踪报道的兴奋点。

骇人的故事,惊魂的传说,污浊的历史,被逐页翻开,被众人获知,被有心人关注。

这种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犹如被剥光衣服的感觉,是当代血族首领德古拉,最不愿面临的结局。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切体会到了世俗的巨大力量。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推波助澜之下,各种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甚至扭曲、歪曲、杜撰,让人防不胜防。

不出面澄清,则黑上加黑,势成过街老鼠。

血族代言人公开辩驳,自清历史,搬出了地星瘟疫肆虐年代,血族协助人类剿灭鼠疫,挺身在前的功劳。

避而不谈吞噬人血的丑陋行为,反而宣传祭月祈福、长生不死那套神秘诱人的同化道法。

被问及在E联邦的追杀行动时,则诬陷梅兰因游历参观血族庄园,趁人不备偷盗了该族领主的黄金王冠,亵渎了血族神灵,侵犯了血族尊严,必须给予严惩。

关于斯特劳尔家族暗指他们参与了绑架子弟的说辞,血族代言人义正辞严地断然否认,称其纯属子虚乌有之事。

同时指控该族误导观众,有意陷害,必要时将诉诸法庭,为血族讨回一个公道。

口舌之争,任其讲得天花乱坠,拿不出真凭实据,人们也难以相信。

血族内部很清楚,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扭转的,何况自己根本没有可供逆转的底牌,出面大打口水战仅是一种策略性反击手段而已。

有了全星知名媒体,一系列衔接有序的现场直播,事实面前再刁钻的诡辩,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E联邦面对全星舆论质询,自知救援不力的画面确属事实,无可辩驳,不管怎样都要给个交代。

一旦情况恶化,出现不可缓和的严重后果,为了一点慈善捐款,惹来一个宗教的疯狂报复,后患无穷。

一位大人物亲自出面,召集开了一个视频会,经过紧急磋商,拟定了几条对策:

之一是尽快出动陆空救援部队,做出快速反应态势。

之二是勒令血族围剿分队立即停止攻击,放弃此次行动计划,准其安全撤退出境。

如果一意孤行,导致外籍宗教首领死亡事件发生,将给予毁灭打击,视为敌对势力,全星追捕。

之三是由宗教协会联系巫月教驻境内分会,做好安抚工作,待被困人员脱离险境后,尽快礼安全出境,避免引发新的麻烦。

E联邦几乎同步召开新闻发布会,出面澄清谣言,表示将尽最大努力,确保被困人员的生命安全。

为了证实救援行动的真实性,会议现场联通了驻扎地,播出了机械化部队迅速开赴出事地点的场景,还有2架武装直升机轰鸣远去的背景画面。

地星历2110年5月22日,下午2点。

巫月教总会高薪买下的现场直播,30分钟时间段快到了,对地卫星的定位拍摄镜头,在节目后半段一直锁定在梅兰因被困的山峰周围。

为了主教大人与圣子生命安全,巫月教几位主事长老,经过紧急沟通,决定再购买1个小时的直播时间。

他们已经形成决议,无论花费多大代价,都要尽力保障2人的安全,让全星监督催促E联邦尽快行动。

梅兰因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此刻正与儿子各自把守溶洞的另外2个较窄出口,试图熬过下午这段时间,等到遥控飞机电池耗光后,利用天黑作掩护,想办法离开此地,摆脱敌人的纠缠。

“轰!”

“轰!”

“轰!”

溶洞内部,离大洞口不远的空旷石厅,因爆炸烟尘弥漫,大块大块的洞顶石笋纷纷掉落。

有几处弯曲通道,还被堵塞住了。

洞里曲折黑暗,一条暗流水声叮咚。

梅兰因母子2人离爆炸点隔着几层岩壁,一点都不受影响。

轰!轰!轰!

呯!呯!呯!

咣!咣!咣!

半个小时内,马破仑实施了一轮攻击后,利用蛊虫的气息探测,发现对手丝毫未伤,攻击没有任何效果。

马破仑正要改变策略,派人进洞强攻时,接到了领主德古拉的电话。

疑惑地接通,听完内容,才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暴露在了卫星直拍镜头下。

马破仑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抬头望天。

正好,一大片乌云向这边移动,他灵机一动,赶紧向德古拉说明情况,2人一阵密谋。

卫星镜头画面,马破仑假装与另外2组后撤,越过开阔地,朝南边退走。

3处狙击点隐蔽性强,未曾暴露。

十几分钟后,乌云盖顶,已经遮蔽了卫星镜头画面。

马破仑一通布置,重又迅速回返原地,派出一组进洞攻击,企图逼近目标,迫使对手现出原形,或者赶出洞外逐个重创。

1名降头师带着本命蛊虫跟随进入,1名山地佣兵在前,扫除2枚手雷障碍后,顺利来到了空旷石厅边角。

借助蛊虫的气息探测,很快锁定了2处方位,正是2个目标的藏身地。

佣兵组长与4人低声商议后,一致决定先针对最弱小的2号目标下手,如能活捉绑为人质,再逼迫1号目标妥协,任务就算大功告成。

根据正常逻辑,当然是最佳方案。

事实结果,则是最坏选择。

此时,洞外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降临,天地一片朦胧。

卫星直播画面暂停,电视台打起了时尚广告。

溶洞内,梅兰因隐约看到了对方潜入追踪的微弱余光,却不敢擅自乱动。

她对马破仑的布置手段一无所知,本命蛊虫的存在,使隐藏攻击成为泡影。

喷火枪与穿甲子弹威胁最大,随时能够造成严重伤害。

分开把守前,她嘱咐儿子,生命安全第一位,不要怕暴露特殊异能,一切以保命为前提。

文文服用了牧不离特制的养神丸,以及2颗气血丸,经过几小时的休息,基本恢复了精气神。

她相信儿子的能力,在当前的环境下,比自己更有把握自保。

事实的确如此,文文利用岩石缝隙,隔着一条通道,透过精神磁场发现了对方几人。

就在本命蛊虫瑟瑟发抖,向主人发出危险信息的同时,文文早已凝结好的2道强大精神磁力束,瞬间将蛊虫干掉,压迫降头师抱头痛哼。

未待其他4人回头问明情况,文文对空一声枪响,吓得4人赶忙躲避。

借此机会,凝聚全力的一束无形磁力,冲破降头师的厚实精神屏障,穿入了颅内脑海,胡乱穿插几下后,磁力迅速消散殆尽。

又是2声枪响,随后沉寂。

其余4人躲在岩石后面,轻声询问降头师,未见任何回应,打开头灯一照,发现其口鼻耳流血,身体抽搐,以为中弹身亡。

其中1人正想上前查验,突听枪声再起,赶紧关闭了灯光。

没有了降头师与蛊虫的沟通指引,他们不敢再前进,借助雷雨声掩盖,摸黑小心退了回去。

通道那边,文文满头大汗,全身似虚脱了一般,靠着墙壁大口喘气。

刚才对付精神力坚韧顽强的降头师,他的精神磁力同样消耗一空,无法再对其余几人出手。

强行施展的话,很可能会留下严重后遗症。

4人逃出洞外,向崖壁下避雨的马破仑汇报了详细情况,最后将梅兰因定为了罪魁祸首。

下午2点30分。雨势渐缓,似有停歇迹象。

马破仑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狠狠地盯住溶洞,咬牙切齿吼道:“放毒弹!”

1名摩托佣兵疑惑道:“亲王阁下,这可是国际禁忌!一旦公布于世,谁也走不出这块地域。况且,我们的任务说明里,没有这项计划。”

后来加入的5名本地佣兵,不知道此次行动,已经惊动了E联邦高层,更不清楚他们的举动,正处于卫星的直播镜头下,否则再高的酬金他们也不会接受,没了性命再多的金钱都是一场空。

马破仑满眼红丝,满不在乎道:“怕什么,任何后果由我血族承担!不用你们出手,给我盯住别跑了就行。我代表血族承诺,你们5人的酬金10倍给付,等发射完就汇入指定账户。”

那名佣兵领队与另1名在场佣兵对视了一眼,相互点点头,只能同意了。

马破仑指着身旁的一架装有毒弹的发射器,对非本族的1名血族精英淡淡道:“你负责发射,其他人掩护!”

那名血族精英偷看马破仑瞥来的噬人眼光,不敢抗命,小心地抱起发射器,走向洞口。

“轰!”

洞内传出闷响,一团雾气爆开,迅速散逸渗透。

洞外的马破仑听到爆破声响,心情略松。

这是最后的杀手锏,更是他敢于用性命来赌的底牌。

他不信对方2人,能够熬过毒气与人员的双重袭击。

如果这样都打不跨2人,他甘愿认命服输。

正当他指挥本族2名精英穿上简易防化服,携带武器进洞搜寻时,卫星手机响了。

低头一查看,是领主大人的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