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他刚刚跟孙柱子的堂舅闹过不愉快。

而刚才孙柱子的堂舅看他时的目光也恨不得要扎他几个血窟窿。

可现在又当做没什么事儿一样的给他拿包子,舀豆腐脑……

很显然这是看孙柱子的面子。

而他这会儿吃了的话,显得有点没骨气,可不吃的话,又实在是辜负好朋友的心意……

孙二狗想了好一会儿,最后坐了下来,拿筷子夹着水煎包慢慢的吃,等张大保端了豆腐脑过来,也舀着喝。

客人多,张大保忙活起来,眼睛却时不时往这儿瞟。

趁着间隙,从怀里摸出两文钱来,“来来来,柱子,来帮堂舅舅个小忙。”

“帮啥忙?”

“戏台子那边,有个卖酱油醋的,你去帮我买一碗酱油过来,我这儿急着用。”张大保说着话,把碗塞给孙柱子。

“得嘞,我这就去。”孙柱子接了钱和碗过来,一边又交代孙二狗,“你先吃着,我去去就回来。”

“成,你慢点。”孙二狗叮嘱了一句。

眼瞧着孙柱子走远,张大保忙完这一波客人,走到了孙二狗的跟前,眉梢高扬,目光如炬,冷笑了一声,伸手就把孙二狗跟前的那碟水煎包还有那碗豆腐脑给掀了。

碟子落在地上,里头剩下的还没有吃的四个水煎包滚得到处都是。

而那碗豆腐脑,更是撒了孙二狗一身。

夏天,为了让客人能够尽快吃到口中,豆腐脑到是不烫。

但黏糊糊的豆腐脑从孙二狗胸前的衣裳上,一直到裤子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流,显得十分狼狈。

就知道这人没安什么好心!

孙二狗握紧了拳头,眼神像刀子一样,狠狠地剜向张大保。

“咋的,不服气?”张大保先是瞪了孙二狗一眼,嘿嘿笑了笑,接着变了脸,故作惊讶,“呀,这孩子,这好端端的给你拿水煎包和豆腐脑,咋的你还嫌不好,都给掀了?”

“你看看,你就算对我不满,也不能这样糟践东西吧,你说说我都好声好气待你,也算是为刚才的事儿赔不是了,你还这么跟我过不去?”

“我这一天忙的脚打后脑勺的,也赚不到几个钱,你这一掀,好几文钱都没了,心疼死个人了……”

一看这个动静,在摊位上吃饭的人,看孙二狗的目光也就有些不善了。

刚刚的事儿的确是人张大保的不对,可这会儿张大保也没再说啥,还给拿包子,端豆腐脑的,可孙二狗还要掀了桌子,着实是他不像话了。

总不能揪着人家的错一直不放不是?

更何况,还是糟蹋粮食这种老天爷都会看不过眼的事儿?

“这孩子是孙家庄的吧,好像见过呢。”

“我瞧着也眼熟,听说好像偷鸡摸狗,成天不干正经事儿的。”

“怪不得,骨子里头不像样,也就干不出啥好事儿来。”

“啧啧……”

张大保听着这些话,脸上越发得意,用自己肥胖的身子把在角落里的孙二狗挡住,再次恶狠狠地低声道,“看你这样子,家里头估摸着也是不让你吃饱,柱子可怜你才想着带你来我这儿蹭吃蹭喝的吧。”

“晌午要是没我这一顿的话,恐怕就得饿肚子了吧,得,我这个人呢,最是见不得旁人遭罪,你爬地上去,把掉地上那些包子都用嘴给捡起来,我就再给你一盘包子,给你一碗豆腐脑,让你吃饱饭,咋样?”

“你要是不肯,那我这会儿就揪着你去寻孙家庄的里正,说你偷我家包子不成,还要掀我的摊子,到时候让孙家庄里正来评评理,看你小子能不能褪层皮!”

看着张大保得意无比的脸,孙二狗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拳头更是握得紧绷绷的,只想抡圆了朝张大保脸上砸。

但想到这是孙柱子的堂舅……

孙二狗咬着牙忍了下来。

但也因为这个气得,一双眼睛,几乎是喷了火出来。

张大保见状,越发觉得拿住了孙二狗的七寸,脸也笑得狰狞,“孬种货,真当老子没有办法收拾你不成,有娘生没娘养的狗杂种……”

看戏看到这会儿,江米夏和宋景韫的眉头皆是不约而同拧了起来。

若说孙二狗因为手脚不干净,欺负旁的孩童,而让人厌恶,眼前这个张大保的两面三刀,虚伪至极更让人憎恨。

“这摊主这个样子,可真让人讨厌。”

宋景韫看着自己面前的水煎包和豆腐脑,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和筷子,“这东西也没法吃了……”

实在是没胃口吃,光是看摊主满脸横肉的样子,都觉得恶心得不得了。

“你这水煎包咋回事,咋里头还有这么长的猪毛呢,恶心死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一边拿着手中的水煎包让周围人看,“这东西没法吃了!”

“呀,这豆腐脑里头咋飘这一个苍蝇,还咋个吃?”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也跳了起来,“还好看见的快,不然这苍蝇都进嘴里头去了,哎哎哎,你这摊主过来瞧瞧,看咋个办?”

这包子里头有猪毛,豆腐脑里头有苍蝇,旁人正在哪儿吃饭呢,一听这儿顿时也没胃口了,都跟着吵吵嚷嚷起来。

张大保也没料到有这事儿,也顾不得孙二狗这边,只赶紧去解释,“对不住,对不住,这天气热,也是难免的……”

“啥难免的,旁人家里头也吃不出来这些东西,就是你这儿不干不净的,这要是吃坏了肚子,我跟你说,老子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就是,要是吃坏了人,你咋个赔?”

“看着包子皮儿上头还有小黑点,肯定和面的时候就进去脏东西了,这摊主身上戴的围裙也脏乎乎的,东西肯定不干净。”

“走走走,不吃了,不吃了……”

原本都在那吃饭的人,这会儿都是一阵阵的反胃,把手中筷子一放,碗一推,便要走人。

“哎哎哎,不能走,不能走。”张大保急忙去拦人,“你们这钱还没给呢!”

“给钱?都把人恶心成这样了,你还想着要钱?”有人大声喝道。

------题外话------

感谢“沫夏涔秋”投出的月票,谢谢小可爱的支持~